立博体育
当前页面:首页 >新闻中心新闻中心

地下党兄弟:哥哥死于敌人烧红烙铁(图)

  “你也应该知道我是干什么的,我是员,可以杀我,但绝对挽救不了你们的灭亡!”

  王天庆与王麟庆两位烈士是我的同志和战友。兄弟俩从事地下工作,为解放太原而被特务杀害。六十多年来,其音容笑貌时时在我脑海中浮现。我深深怀念着他们!

  哥哥王天庆是太行军分区的团级干部,在延安接受过敌工训练,于1945年8月被派遣到太原从事情报工作,任阎锡山军队上尉副官,与太行区太原情报站(代号909)直接联系。后因躲避特务清查,返回解放区。1946年夏第二次潜入太原,化名王锡厚(他的真实姓名我是解放后才知晓的),打入阎锡山的机甲队,冒名顶替“王福贵”任文书。

  王天庆与时任进山中学校长、地下党员赵宗复打通了关系。赵是燕京大学读书时入党的老员,利用其父赵戴文是山西省政府主席的关系,在山西从事地下工作。王天庆征得上级机关的同意,在进山中学建立三人领导小组,由乔亚任组长,我和杨盛钦是组员。

  王天庆同志知识渊博,谈吐儒雅,经常用革命理想启发和教育我们。1947年胡宗南侵占延安后,他约我们几位地下同志相聚,鼓励我们不要因我方退出延安而情绪波动,要革命到底。他说:“革命到底,从个人来说就是直到献出个人生命。”这句话我牢记一生。天庆同志也很关心我们的生活。他所在的机甲队,冬天发一套毛衣裤,他曾送给我一套,我一直穿了十多年,成为对他的纪念。

  王天庆利用阎军中的多方面关系,搞到许多重要军事情报。我解放军在山西上党战役中就因他的情报,取得了全歼上党阎军的重大胜利。

  弟弟王麟庆,是与我住同屋的同学。一般情况下,王天庆利用与王麟庆的兄弟关系,在获得情报后,交由王麟庆送往太谷县小常村的交通站,或是穿过封锁线的交通员。他还发展阎军工兵团的一位军官(同乡同学)段培楠参加军事情报工作。王麟庆性格开朗、善辩、急公好义。他每次从解放区回来,总要讲那里怎样丰衣足食,和诸多新鲜事。我听后对那里更加向往,对太原的解放更加企盼。

  1947年8月,曾是进山中学职员的刘文瑞突然被捕,他与王天庆同志见过面。王天庆与乔亚等高估了刘文瑞的操守,天庆没有及时转移,不想刘文瑞供出了他。赵宗复同志首先获悉此事,他回校后,即刻通知王麟庆赶快找其兄转回解放区。麟庆匆匆赶去。事后得知,当麟庆赶到阎军机甲队时,敌特已先一步逮捕了天庆同志。

  敌特机关很看重天庆顶替的“王福贵”的身份,先将王天庆拘留在“特别招待所”以示优待。敌特头子梁化之亲自劝降,天庆浩气凛然、痛斥敌人。梁遭斥责后威胁道:“你要知道我是干什么的,不交代就别想活着出去!”王天庆针锋相对地回答:“你也应该知道我是干什么的,我是员,既然落到了你们手中,可以杀我,但绝对挽救不了你们的灭亡!”

  敌特劝降与威胁无效,便动用种种酷刑迫天庆同志交待。天庆坚贞不屈,继续怒斥敌人。最后,死于敌人烧红烙铁的残杀之中,时年26岁。连梁化之也向人讲:“王福贵像个老员。”天庆被捕后的情况,有些是赵宗复从梁化之口中听到的,有的是解放后敌特分子交待的。

  1948年夏初,已转移至解放区的王麟庆奉命再次潜入太原,前往阎军工兵团和段培楠联系。在返回解放区途中,过汾河桥时,被敌人扣捕。敌人用日本军大衣蒙住麟庆的头部押解到特种警宪指挥处,与其兄一样,麟庆意志坚定,敌人没能从他口中得到任何东西,他牺牲时年仅22岁。

  王天庆自1937年离家参加革命后,长年杳无音讯。他的母亲和妻子直到解放后才得知兄弟俩被害,母亲悲恸导致失明。但老人深明大义,只要求革命烈士陵园能有两个儿子的名字。

  王天庆与王麟庆,只是我熟知的牺牲的同志和朋友中的两位。还有我熟知的十几位地下工作同志,在太原解放前夕被敌特杀害。我深深体会到:革命胜利来之不易,社会主义江山来之不易。无数先烈和革命志士用鲜血换来的胜利成果,定要千万珍惜!

  卫兴华:著名经济学家,中国人民大学荣誉一级教授。1947年加入中国。

  照片说明:王麟庆(右上)、郝建(左上)、卫兴华(左下)、李凯明(右下)四位地下党员,1947年于太原。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


立博体育



页面版权所有 © 2016 立博体育 工厂/公司地址:广州市广从一路龙归路段永兴工业区

电话:020-87470526、87470285 传真:020-87470261 E-mail:yihua@yihua-gz.com  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