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博体育
当前页面:首页 >新闻中心新闻中心

铬的发音是什么?

  铬的发音是GE!不是LUO!在机械行业里,很多技术人员把铬的发音发成洛。传说北方某技术学校有位老师,方言很重,把铬读成洛,结果影响了他的学生,后来学生…

  化工里面读洛是为了跟镉更好的区分开,这是有实际作用的,行业convention还是遵守的好。

  官方规定的正读是各,方言中化学元素铬也是规定读若各。

  瞎扯一番:铬的英文Chromium,音译成ge还是luo都可以的,所以这简直是翻译选字的最高境界——上古音翻译法(大误), 直接把复辅音/kr/翻译成上古有/kr/复辅音的声旁为各的字,这样管你读半边如各还是读成谐声系其他字洛,都八九不离十。【

  你只能说,普通话里,“铬”字的读音是gè,而不能说“不是luò”,“铬”字确实有luò音,普通话不用而已。

  然而在《汉语大字典》里,“铬”字还有两个读音,其中一个便是令题主愤世嫉俗 (fan5 sai3 zat6 zuk6)的luò,意思是剃发。

  其实题主在知乎带着答案来发问,对他们一点用都没有,你在吐槽这东西,他们一点都不在意,该怎么读还是怎么读,要不你就忍着,要不你就见人就给他们科普读音,最正确的做法是:问他们,为什么要这样读,多问几个人,最好能问到源头。

  中学化学课本里出现的化合物 (faa3 hap6 mat6)重铬酸钾,“重”字是指“重复”。

  相关的还有这个问题:「铬」「氯」这种经常被老辈人错读成 luò、lù 的字,怎么发音更好?

  现代汉语中化学名词的用字,有的是形旁、声旁直接拼合,有的是通过改换偏旁得来(早期翻译过来的名词,如氢轻,氯绿),此外还有其他的。有时会造新字,但也讲究采用历史上已经有的,但是不常用的“死字”。

  给化学元素定音时,除了要求跟外文术语的开头音节读音相似,还要跟汉字的声符结合起来。直接采用声符读音是一大类,像铬、镁、锂;采用同谐声字的读音又是一大类,像氢、氮、氯,后者的结构和产生原理相当于传统文字学上所说的“省声”;此外还有其他的。

  铬这个字形记录了三个相互之间没有联系的词:gé指兵器,luò指剃发,gè指化学元素。gè音从声符各而来,与Chromium起首音节对应。

  铬读gè是否有问题?单纯考虑这个字本身,是一个中规中矩的翻译,没有问题。但是一旦和其他化学名词结合起来看,就有问题了。正如其他答主所提到的,铬和镉读音相近(不考虑声调),容易造成混淆。而从语言的角度看,两个词读音太近使用时容易混淆,就有必要做出区别,也就有了改变读音的动力。区别正是造成语音变化的因素之一。

  铬和镉读音相近,给从业人员造成困扰,不只是现代人的问题,早在上个世纪中期就有人提出。1957年中国科学院翻译出版委员会编过一本《化学名词讨论集》,其中马太和的文章《化学名词应该怎样改造?》就指出同音字问题会造成化学名词的混乱,给化学工作者增加不少麻烦。一些化学用字虽然在书面上可以区分,但是口头说出来,仅仅靠声调区分,乃至完全同音,区别度不够大。这很容易造成混乱,尤其是科技领域,这不能不说是化学用字系统的一大缺陷。

  马太和的文章列出了70多个同音字(有的仅声调不同),其中有些字的读音已经发生变化。比如氮和钽,在当时都是读dan(不考虑声调),在今天氮读dan,钽读tan;芴和氟都读fu,在今天芴读wu,氟读fu;碲和锑(又音)都读di,在今天碲读di,锑读ti;硒和矽都念xi,现在索性不用矽了。但是大部分并没有变化,包括铬和镉。问题仍旧存在。

  铬读luò最大的优势就是和镉分开,而且本身也有语言文字上的合理性。首先它符合化学名词的造字规则,上文已经提到,赋予化学名词同谐声偏旁字的读音,本身就不少见,也于古有据(省声)。各作声旁的有洛、骆、落、络、烙(文读)等,这都是常见字,并没有不自然的地方,也不妨碍记忆。剃发的铬(luò)是个死字,不用考虑是否会造成混淆。

  铬读luò的劣势是没有照顾到汉语读音和外文术语首个音节读音的对应问题,但是这不是一条强制的规则,很多化学名词也没有做到读音相似(硅等)。

  再从另一个角度看,铬是否天然就有gè这个音,人们必须遵守呢?且不说这是近代以来才有的事,是人为规定的,更别提语言本身就是在变化的。既然是人为规定的,为什么不能人为修改呢?

  现实情况如何?题主说:“传说北方某技术学校有位老师,方言很重,把铬读成洛,结果影响了他的学生,后来学生们把发音传播到全国各地。最后竟然发展到铬如果不发洛音,别人要斜视你的地步。”这最后一句话就很重要,这说明业内已经约定俗成读luò了。

  语言的音义结合本身就是约定俗成。化学名词是一种术语,使用范围本身就不是全人类,而是从事相关行业的人员。当行业内部已经有某种程度的约定俗成,就应该得到尊重和承认,写进字典里去,而不是捧着字典对这大多数人指手画脚。

  而从上文来看,已经有一些化学名词读音的改变得到了承认,如果不准备接受铬的luò音,对那些名词又该怎么看待呢?是昧心读“错音”,还是“复古”呢?

  科技术语的读音当然要统一,要不就会造成相关人员的无所适从,造成不必要的麻烦。尊重大部分从业者的习惯,改变读音,一劳永逸。说实话,如果自然发展的话,我挺看好铬的读音以后改成luò,写进字典里,一个很好的先例就是“荨麻疹”。

  主要还是看音译时对应的原词是什么,这里自然是“gè”,因为铬元素的拉丁文名Chromium,而“Ch”这个音位在拉丁诸语里常用来表示软腭塞音,对译到辅音近似的【各】上很正常。

  但【各】作为声符在上古汉语里是复辅音的,用普通话配音可以近似表示为“glo”、“klo”读音如“葛裸”或者“刻裸”。随着汉语向单音节演变,如今【各】声符的字要么第一位辅音脱落,要么第二位辅音脱落,形成了“各、格、阁、胳”等字与“洛、骆、路、络”等字的两支。所以在音译选字的时候,他们就会承担不同的发音。

  “铬”读“洛”不读“各”,还有“淬火”说成“蘸火”都是有实际需求的,因为一个得跟“镉”分清楚,一个得跟“退火”分清楚!

  青语老派可能把“各”读成 guo,但现在都是读 ge 了,反正“隔”的白读我很明确就是 gei!如果都用白读其实是可以区分的,不过这种学术名词一般还是习惯用文读吧,这样一来就只能 ge 和 ge 不分了,你要想强行把普通话的不同声调引入的话那就算破坏方言了,因为“铬”和“镉”读音这么规定的意思就是跟“各”和“隔”相同!

  处理办法,也只能是把“铬”读成“洛”,或者“镉”用白读 gei 的音了~~

  很多读音来自于行业内部的工作习惯。有的为了避免读音相近,如铬和镉。有的是旧读音,如kua。

  我在401进修学习的时候,一位第一代核材料学老专家作为授课老师,说了这样一句话:“虽然你们都不是搞材料的,但是你们学完这门课,以后跟设备厂说luo,人家就知道你们是内行了”。

  至于什么是标准发音?其实一多半人都会。不过你一定要在特定的语境或者语言圈子内读标准发音的话?对方心中一定是:“哦?哦!呵!行吧。”这是如果对方尊重你的身份和地位,会顺着你读标准发音,如果反之,则可能会无视你的诉求并且希望尽快结束交流。

  好多答主强调读洛是合理的,说什么业内约定俗成,说什么业内都这么读就应该改字典…

  你们怎么不说,你们读洛,其他人听不懂呢?以为题主为什么来提问?就是因为听不懂你们的洛,受到交流障碍的困扰了哦!

  字典上读各,学校教的是各,最后你们读洛造成了交流障碍,锅却让识字的人背?

  你们光说你们这样可以区分镉和铬,却不想想镉铬的发音差别多大?响应国家号召学好普通话不好吗?

  哈哈,我们两个老师,一个生物,一个化学,铬,一个读gě,一个读kè(具体哪个读哪个不太记得了)

  强答一手,你怕不是说的极北之地某所哈gay哦。主要是铬和镉要区分开,算是行业规矩,就像淬火和zhan火一样

  我们化学老师说 在这些行业里面这么读主要是为了和镉区分 在化学中还是读ge 但是我们还是要尊重他们的读法


立博体育



页面版权所有 © 2016 立博体育 工厂/公司地址:广州市广从一路龙归路段永兴工业区

电话:020-87470526、87470285 传真:020-87470261 E-mail:yihua@yihua-gz.com   网站地图